╭。☆SHINee☆。╮

The SHINeeWorld

如果…/上【K鉉溫】


「…」坐在機場旁的露天咖啡座,李珍基靜靜地望著飛機一架架起飛降落。

他在這裡送過鐘鉉去遊學、也在這裡接過他回來。
所以他從來不曾覺得離別這兩個字,究竟能有多少重量?為什麼小說裡總是寫的似乎足以令人寸斷肝腸?


可是現在,那個人正在跑道裡緩緩準備升起的飛機上…
他發現自己開始疑惑…
因為他找不到任何一個數學公式能算出為什麼那架飛機能夠起飛?

--明明,乘載著名為李珍基的自己對那個叫金基范的男孩,
  …那麼重的不捨和思念。






『…今天也在這裡看學弟啊?』一顆明明違反了校規卻總是用傻笑帶過的布丁頭,從李珍基身後冒出來,調侃的語氣和盈滿的笑意,在初春的黃昏顯的特別溫暖。

『Wow!』著實被嚇了好一大跳,雖然這不是第一次,但他也知道不會是最後一次。
沒有計較,只是揚著一抹溫和的笑,帶點包容,然後視線又落在校園玄關裡載著耳機練舞的男孩身上『…是啊。』

『…真的跳的很好耶!明明是女團的舞蹈…』趴在李珍基身旁的欄杆上,金鐘鉉睜著一雙水汪的大眼,發自內心的讚嘆『…你知道他叫什麼名字嗎?』


望著男孩在夕陽下舞動的纖瘦身影,李珍基搖搖頭。

第一次看見他是在這個學期剛開始,為了好友升大學的考試成績著想,捨命陪君子的放棄了學校的晚自習而每天到金鐘鉉指定的咖啡館報到和他一起溫書,只是為了金鐘鉉一句…
--唸書不會的地方沒人可以問我就不想看了嘛!

因為是資優生的關係,班導對於他不留下來晚自習的事特別關心,以至於他在一般的放學時間後比人家晚了近一個小時才走出教室,然後,就看到了獨自練舞的他。

從此以後,讓金鐘鉉獨自在咖啡等了兩個小時是司空見慣。


每天放學後總會刻意留在二樓可以看的到玄關的教室外。
第二次看見他,是李珍基在不自覺的情況下倚在欄杆旁已經讓金鐘鉉空等45分鐘,那個男孩才從操場那一邊的草皮踱步而來。

第三次看見他,是金鐘鉉終於按耐不住來找他質問的時候。

第四次看見他,是金鐘鉉索性陪他在這裡耗掉對高三生而言十分寶貴的唸書時間。

就這麼持續了半個學期,黑板上大考的倒數只剩下15天。

李珍基從來沒有想過要去問他叫什麼名字?他是哪一班?
就像他從來沒有思考過為什麼自己會莫名的佇足在這裡望著他成為一種習慣,而這個習慣的代價是讓自己每天必需早起兩個小時來補足少唸的書。

當然他也沒有想過,除了友誼以外,還有什麼感情能讓好友這樣義無反顧地陪他瞎耗。

所以,對於金鐘鉉的提問,李珍基只能搖頭。


『…暗戀了人家這麼久連名字都沒有問大概只有你而已!』翻著白眼,金鐘鉉早也猜到他的回答。

李珍基就是這樣子的人,從小到大,反應永遠慢人家不止半拍,傻的讓人無奈、也傻的讓人心安。

『你知道我們快畢業了嗎?』從身後把下巴扺在李珍基的肩膀,金鐘鉉問。

『我知道。』他答,一如既往。

『那你還不把握機會去認識他?』在肩膀上咬了一口,金鐘鉉也是有猜到或者李珍基根本沒察覺他自己在看著那個男孩的眼神有多麼溫柔,咬的更用力,卻在李珍基吃痛還沒阻止他之前,朝著夕陽下那抹身影大喊『Key!!』

然後,在朝他跑去之前,給了李珍基一個像是惡作劇成功的笑。

多年以後回想起來,李珍基才知道那抹笑容原來是那麼耀眼地令人刺痛。


『學長你好,我是金基范。因為常常和人撞名的關係,所以大家比較常叫我Key,請你多多指教~』那個名叫Key的男孩掛著有些靦腆的笑容被金鐘鉉推著向自己打招呼。





那一幕即使是四年後的現在李珍基依然無法忘記,清晰的像是拍照後建入腦袋裡ROM,完全沒有被揮發的餘地。

就算後來的金基范帶上了許許多多不同的面具在武裝自己,每當李珍基望著他時,那年初識的純粹自然而然地瓦解掉所有的假象與偽裝。

拿出手機,李珍基破天荒地用了簡訊功能…



『…李珍基你真的一點都不像戀愛了!!除了那麼執著看著他以外!』

『去向基范告白告白!光是像上癮一樣看著他是不會有進展的!』

『你怎麼還在這裡啊?幸福再不抓住會飛走的。』
「你果然又在這裡了…幸福怎麼沒好好抓住呢…」


熟悉的聲音在耳畔響起,彷彿和昔時的記憶重壘。
總是叨叨絮絮地不斷提醒著著自己不了解的愛情…

金色的布丁早已褪回了純粹的黑色…

那隻和主人的思緒一樣純白的手機在落到金鐘鉉手中同時,顯示了〝傳送成功〞的界面。




110305 JongSyi
  短篇合集★。╮ | 留言:0 | 引用:0 |
<<如果…/下【K鉉溫】 | 主頁 | 失聲這件事…下【溫鉉K/2Min】>>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