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Nee☆。╮

The SHINeeWorld

那個人【All鉉】


「…鐘啊,放學了。」第一百零一次,李珍基輕輕地搖著坐在窗邊上課老望著藍天發呆的金鐘鉉「…不是說今天要陪基范去買材料,今晚要在宿舍歡迎泰民入住還有珉豪他們足球隊這次比賽奪冠嗎?」

「…!!」一語驚醒夢中人,金鐘鉉如大夢初醒般匆匆忙忙地把桌上的課本塞進書包裡後抓著李珍基的手往約定好的校門口衝「慘了差一點就忘記了!!快點,不然基范又要等到抓狂了!」


三步並作兩步的躍下樓梯還是沒有放開牽著李珍基的手。
金鐘鉉完完全全的忘了有人平衡感極差的事實,李珍基每次落地都是有驚無險,但那一個轉角,卻因為金鐘鉉問句時不經意的眼神,李珍基踩了個空…

『…哥,他還要一個月才會回來對吧?』


那個人【All鉉】




01--溫K鉉


「WOW喔!」「呀!!金鐘鉉你小心點!!出院才一個月你是打算再摔斷一次腿嗎?」

李珍基一個失去重心整個往下跌剛好撞上了因為等太久而決定上樓找人的金基范。
金鐘鉉衝動是衝動了一點,還好反射神經沒有因為在醫院住了半年而荒廢,因為比李珍基早落地所以在李珍基撞上金基范的同時也很快地穩住他倆以至於他們三人不在樓梯間摔成一團。


「珍基哥用走的都容易跌倒金鐘鉉你竟然還拖著他跳樓梯?」才剛穩住金基范就不客氣的開罵,卻是一邊拉穩金鐘鉉看他有沒有給自己踩傷還是撞到什麼,鳳眼裡藏不住一點擔憂。

「哎…基范抱歉撞到你了,我沒關係的,鐘鉉是怕你等太久。」把書包背好,李珍基投以金基范一個微笑,兩人不約而同地看向金鐘鉉。


「…」迎上兩道視線,眨了下彷彿要盈出水來的桃花眼,金鐘鉉微微嘟著唇然後傻傻一笑,一邊拉拉李珍基的衣袖、一手扯扯金基范的衣角「…我知道下次不會了嘛,對不起~」


「…我們走吧!」漂亮的鳳眼眼角瞟著金鐘鉉,但唇畔卻有著一絲寵溺的笑意。
金基范和李珍基的縱容不同,卻一樣傻里傻氣的為守護著這個人。

這個心中其實容不下他們的…人。




02--足球隊


「珉豪啊這次奪冠,關鍵時你的射門功勞不小慶功宴怎麼這麼不合群?真的不來嗎?」李東海一手勾著比自己高的學弟,對於向來不推辭慶功宴的崔珉豪這次的拒絕,與其說是不滿不如說更多的是好奇!

--莫非他們這個王子般的學弟戀愛了嗎?那可不妙呀…
  多少少女要心碎了?


「哈哈…是,真的沒辦法去,哥,抱歉了。」一邊收拾著衣物一邊看著時間,崔珉豪心裡計算的是要在他們買完食材回家前先回家沖澡,他知道金鐘鉉愛乾淨的程度其實遠遠多過金基范「…基范要大展廚藝,我不能不回去的。」

沒有說的當然是這不過是個藉口,他無法留下來的理由,無非是那個以往總是為了樂團團練缺席今晚卻主動提出要辦派對迎接學弟還有慶祝自己出院滿一個月的金布丁。


「哦?Key要下廚嗎?那我也不去慶功宴了去你們宿舍吧!他做的可是比餐廳好多了~」聞聲而來的申東熙馬上倒戈。

「神童哥來我們可能也吃不到東西了可不行呢!他是為了迎接我們宿舍新成員高一的李泰民才下廚的!」當然也是因為聳恿的人是金鐘鉉。

「…你們感情真好,所以神童哥我們就別去打擾他們了~」一邊拉著申東熙往休息室門口和其他成員會和,李東海不忘回頭對崔珉豪說「…如果不是知道你們感情這麼好,珉豪你說不參加慶功宴要回家時的神情實在像極了迫不及待回家見情人的男人哎!」


崔珉豪只是笑了笑,朝哥哥們揮手。

最後帶上休息室的門,夕陽的餘輝染了一地金光流燦,他又想到那個人的髮色…
--情人是沒有,不過想要保護的布丁倒是有一顆…。
  即使那顆布丁的心裡,裝著滿滿的那個人。




03--初戀啊


李泰民倚在客廳的陽台上,金基范種了許多他叫不出名字的花草,視線的落處,還是那一株珍珠般柔白的薔薇。

與玫瑰相仿的美麗卻沒有刺,所以他才追逐著他的身影到這裡…
或許哥哥們都不知道吧?還是看出來了卻假裝不在意呢?就像他也看出了他們投以那朵薔薇的目光。



男孩伸手戳了戳柔美的花瓣…它正開的剛好,適合他用一見鍾情這個詞…
就像初見玫瑰的小王子。

可是可以佔為己有嗎?

…鐘鉉哥,小學公車站裡一次意外裡短暫的交會然後我追你到這裡,
希望你是我的但…

十七歲的李泰民,第一次了解到愛情裡的苦澀,不是執著就可以,卻還是心甘情願地陷進去…

「…如果把你摘下來,你很快會枯萎吧?」

看著金基范細心照料的花朵,他喃喃地說。





04--想念你


金鐘鉉坐在書桌前,桌上有著好幾個相框,大部份是他和珉豪、基范、珍基哥四個人的合照,最少也是三個人,唯獨一個直立的相框,只有他和一個身形高挑不輸給崔珉豪的男人在花園的合照。


「…都是你啊,哥…害我今天差點害珍基哥從樓梯上踩空了。」

「…如果不是要假裝我不知道的話…」

輕輕撫著照片裡的人白晰的面容,金鐘鉉勾起一抹輕淡的笑。

「我什麼都沒有忘記…包括那天前面的車子突然緊急煞車被我們撞上時,你護住我的畫面。」

「當然我也記得昏迷時你跑來夢裡和我說的話…自私的傢伙…」

「其實你知道我愛你的對吧?才會希望我把你忘記、要我好好活下去。」

「唯一我做不到的就是這件事了,但是我會好好活著…牢牢把你記著。」

「…雖然為了不要他們擔心,要假裝忘記你,可是我會微笑著偷偷想你…」






然後在金鐘鉉點名要李珍基一早陪他去買東西的某一天,李泰民吃完早餐後撒嬌似的把自己窩在金基范和崔珉豪中間,歪著頭問為什麼大家都不告訴鐘鉉哥他們的心意呢?
沒有說出來的,是他也漸漸學會了不打算說,因為他總覺得金鐘鉉慣性望著天空的眼眸藏著一絲落寞。

崔珉豪摸了摸他的小腦袋,給了他一個李泰民看過他最成熟的微笑。

金基范則擁著他的肩膀告訴他一個故事…


一所學校樂團裡的兩個主唱是心照不宣的情人。
兩年前的某一天,學長和學弟說他要去中國一趟,在那裡的堂哥家裡有點事情,最遲一個月回來…
但是在去機場的路上,因為前面那台車子沒來由的緊急煞車讓他們撞了上去。

其中一個在送醫途中一度休克,最後急救無效,
相反比較小的奇蹟似的只有左腿傷勢嚴重一點…
其他的部份甚至連擦傷都沒有。

沒有人敢告訴活下來的他,另一個他已經走了。

留下來的那個人啊…醫生說是選擇性的失憶,似乎一直以為那個男人去了中國…
偶爾會問他的朋友們,他是不是還要一個月才會回來?


「…泰民啊每個人,心裡一定都有過那樣子的一個人。」

「曾經很愛很愛卻無法廝守,所以也許他能再愛別人…」

「但無論誰有多麼愛他,他永遠沒辦法再像愛那個人一樣地再愛一次…」金基范靠在沙發上,輕輕淡淡的。




110322 JongSyi
  單篇小品★。╮ | 留言:0 | 引用:0 |
<<安全距離【民K】 | 主頁 | Sometime【All民】>>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