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Nee☆。╮

The SHINeeWorld

安全距離【民K】




「泰民啊昨晚看書看的很晚嗎?」

感覺到床緣陷了下去,不失力道卻不霸道的手輕輕推著自己,李泰民的被單依然蒙著自己,只是咕噥著金基范聽不清的話語。

聽了半晌,姣好的眉宇皺了起來,唇畔的笑容一點無奈一點寵愛…他實在聽不懂寶貝兒子到底在低喃什麼,只能從聲音判斷他真的很累,美麗的鳳眼裡帶著不捨。

「嘛,泰民啊Key媽有日程要先出門了,今天家裡沒人,早餐我給你做了放在桌上,起來要吃記得要熱一下、還有牛奶在電鍋裡保溫著,太涼了別忘了再加熱…」

拍了拍被團,如果裡頭的是李珍基他就不會這麼說了,畢竟李珍基在睡覺時,和他說什麼都是白搭,但是是他最聰明的兒子李泰民就一點也不用擔心。

「吶,我去錄影了,中午會回來,想吃什麼再打給我,溫流哥他們好像要在外地過夜呢…」



窗外的景色隨著車速不斷地往後退,回想著剛剛出門前的情景,金基范突然有那麼一點感傷。

泰民一個人在家沒關係嗎?沒關係吧…
嗯,他的泰民已經長大了。

不記得從什麼時候開始,早上叫他起床他已經不再像剛開始一樣睜著小動物般惺忪的睡眼用軟軟的聲調像自己撒嬌、鑽呀扭的掛到自己身上、甚至像鐘鉉哥和佑根討BoBo一樣不客氣的在自己唇上偷個香,然後一臉滿足的天真浪漫:Key媽早~

他想,他是很想念那個李泰民的,就像不止溫流哥,團裡的每個人都舉著反對票反對他們老小長大…
只是他有那麼一絲不確定的事是…有時候他會無法確定,自己反對李泰民長大的理由到底是捨不得看自己的孩子在社會的風雨中學會堅強、還是害怕有一天他不再需要自己?


在手機螢幕上按了幾下,畫面上是李泰民的笑。





直至窗外熟悉的車聲遠去,李泰民才從被窩裡探出淺金色的腦袋。

「…基范啊…」望著上鋪的木板喃喃地發怔了好一會兒「…無論叫幾次還是沒辦法習慣…」自己翻了翻白眼,俐落的下了床往餐廳去。


其實李泰民是個早睡早起的好孩子。

因為他們珍基哥有鑑於自己高中為了當練習生每天都睡眠不足的日子,無論日程再怎麼忙怎麼多他一定會叮囑老么的睡眠時間。
休息的時間比哥哥們多加上本來就淺眠,其實早上最早起床的金鐘鉉起來後他就一直處在半夢半醒的狀態…只是他喜歡賴到金基范來叫自己起床。


如果有日程那麼金基范就會像今天這樣子、如果沒有日程他會一直在床邊說著問著推著搖著耐著性子直到他起床為止…絕對不會生氣,是他的Key媽對寶貝兒子的特例。


叉著盤裡的三明治,李泰民對於自己怎麼樣腦袋都浮現金基范的身影已經見怪不怪。

他總覺得自己和他之間,如果兩個名字同時出現會很奇怪…
不知不覺裡他們早已不是平輩的關係,出道以來塑造出的形象根本就是長輩和晚輩,只差沒有用尊稱而已。


小心地從電鍋裡端出微溫的牛奶,Key媽為他所做的一切,對自己而言就像是一條無法跨越的鴻溝…
偶然的在待機室裡看到他的睡顏,李泰民總有想偷襲他的衝動。

他知道SHINee一直在改變,每一個人…為了他們的夢想、為了他們的未來、為了無數的SHW。

曾幾何時宿舍裡溫暖肆無忌憚的歡笑已經一點一滴的化成回憶。

溫流哥把精神體力和溫暖的笑容都給了舞台、鐘鉉哥的純粹被經紀公司當成交易的商品那刻抹煞、珉豪哥也把體力和咶噪的話都給了DT還有鏡頭,而Key媽…

李泰民才知道這個世界原來這麼殘忍,即使哥哥們拼了命地想要掩飾想要保護,雖然他們的極力捍衛到目前為止確實沒有讓李泰民直接感受到藝能界殘酷的攻擊,卻在無意裡間接讓他看到哥哥們為了讓自己的無憂無慮而改變的事實。

他無法阻止哥哥們為了保護自己而越變越複雜,
比如宿舍越來越少聽見溫流哥的狀態發作、也不太見鐘鉉哥少根筋地在宿舍亂嚷嚷、還有珉豪哥,名氣越旺回到家沖完澡就睡的情況也越頻繁…
最初因為年紀小不懂覺得哥哥們的改變有點失落,但李泰民知道哥哥們對身為老么的自己的愛是純粹不變的永遠。


是金基范教他的。

他知道金基范總在他睡了以後爬到下鋪坐在溫流哥的床緣小聲地和其他哥哥們說雖然很辛苦但是也留一點曾經給他們泰民啊什麼的、告訴溫流哥他們說他觀察到了他們老小的落寞,然後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會撫著以為已經睡了的自己的髮絲,帶著無奈的語氣幾乎呢喃地說:

『泰民啊你就原諒哥哥們吧…』

『我知道讓你感到很寂寞,但是溫流哥鐘鉉哥還有珉豪…』

『沒有一種傷害可以掛著誰是為了誰好的名義呢…』

『所以泰民請你原諒哥哥們吧…』



即使他知道金基范不是說給他聽的,Key媽會在大家都睡時對也已經睡著的自己說那些,只是因為他過意不去還有捨不得…他大概也不知道其實那些話,有被自己聽見吧?

他的Key媽,本來就是心思縝密又單純如紙的哥哥。


從那之後李泰民發現自己眼裡的Key媽一夜之間變了…


他知道這個世界迫的他們一直在改變,可是越來越複雜的世界裡只有金基范是越來越單純,當名氣有了夢想達到了以後,他原來的武裝一層一層褪去…
鐘鉉哥和珉豪哥在最初的時候,曾經說過他們團裡最單純的是金基范,這件事李泰民是直到最後才了解的。

只有金基范不曾改變,因為他不需要再給外界任何偽裝,無論鏡頭前鏡頭後都是同一個人。

李泰民真的真的很慶幸,SHINee要邁向亞洲舞台的今天,金基范就算有日程還是三年如一日地先為自己準備早餐然後叫自己起床…


雖然也因為如此,他真的真的不知道怎麼打破現在這樣的關係進而…



「…呀!我的兒子果然是最棒的,竟然把盤子什麼都給洗好整理好了。」鎖跳開的聲音後跟著進來的是金基范的身影,還有他手上看起來很好吃的、似乎是蛋糕的盒子。

「唔?Ke…嗯哥你怎麼這麼早回來?」時鐘分秒不差地剛好落在十點半,李泰民記得他起床時看到上面的時間明明只有往前推一個小時。
而到了嘴邊的稱呼突然改口,是他不想要再這麼糾結下去的第一步,卻意外地…看到金基范的身影沒來由地輕顫了一下。


泰民剛剛…叫他,哥嗎?
呀金基范你真是…叫哥也沒什麼不對…對吧叫哥也沒什麼不對…自己本來就大他兩歲…

「因為虎東前輩有很重要的事情所以不能錄製要延期…回來的路上我請京石哥讓我先去買呢!上次鐘鉉哥說很好吃的奶凍…」被孩子突然改口的稱呼嚇到,金基范有些心不在焉地,下意識的不敢對上他的視線,就怕連他眼裡那份純粹的依戀也跟著變質,於是假裝忙碌的從孩子身邊經過直接進入吧台。

「泰民啊你要吃草莓的牛奶的還是巧克力的?」還是不敢回頭。


「…」沒有看到金基范的笑臉,李泰民覺得好不適應…看著金基范在吧台假裝很忙卻只是一直把蛋糕盒拆開關起來的動作,覺得很可愛。

「我要草莓的!」他說,然後輕手輕腳地走到金基范身後,看著他切出漂亮的蛋糕放上精緻的盤子,就在他准備轉身的時候,不偏不倚地…「呀!!!李泰…!!!」泰…泰…

正好親到自己很久沒偷早安吻的唇。李泰民發誓他是故意的,但是金基范一定也不會相信…


什麼時候李泰民和自己一樣高了?而且還和溫流哥學會了躲在身後不出聲嚇鐘鉉哥的把戲?
金基范納悶著,完全沒有思考到李泰民的唇和自己的唇碰在一起的意義是不是和溫流哥用這種方式向鐘鉉哥索吻是不是一樣…

橫豎李泰民親他在他眼裡就像佑根討BoBo一樣,和吻這個字八竿子打不到一塊兒。

而這一親,也讓金基范剛才被李泰民喊哥哥的不安給親的煙消雲散去了。



看著自己吃豆腐成功但當事人卻陷入思考的情況,李泰民想加深吻的念頭還是放棄了…
他知道金基范也不會把這個舉動當成吻來看…

或許終有一天金基范會發現他的兒子已經不再是孩子,而是一個依戀他深愛他然後離不開的人…
但是不會是現在。

Key媽,你不知道你的兒子長大了對不對?那麼我就繼續當你的兒子!
這是現在我和你之間,不會失去最安全的距離。


李泰民輕輕的咬了一下金基范的唇,在他還沒來得及發難前,調皮一笑然後睜著無辜的雙眸搶在他之前開口「…哥,你無視我的演技…很差勁~」









-------------------------------------------------------------------------

對,它是民K,泰民+基范。
從列出他們所有配對也確定SHINee無雷還有MJ的第一篇珉All,
讓我覺得這個欄子可能會變成SHINee的大雜燴開始,
就對基范和泰民的CP抱持著一點期待一點疑惑的心情…

聽說會冷到禮拜六呢!最近有些親們陸續身體出狀況,
除了關心外也無能為力,但願他們能早日康復(燦~
也希望身體健康的親們這波冷風不會造成影響地注意保暖哦!

110324 JongSyi
  單篇小品★。╮ | 留言:0 | 引用:0 |
<<愛情故事【鉉K】 | 主頁 | 那個人【All鉉】>>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