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Nee☆。╮

The SHINeeWorld

愛情故事【鉉K】


「…呀!!金鐘鉉你放手!!!現在在家媽還在客廳!!」

「那你還叫那麼大聲?…」

睜著一雙無辜的桃花眼,金鐘鉉一臉〝你不叫,媽媽他們在客廳不會知道〞的表情。

金基范不再吃他這套,瞪了他一眼擦乾最後一個碗擺上櫃子,拽下他的手就端起剛剛切好下午買回來的水果往客廳去。

「…等等我啦…你怎麼可以讓媽和姊看到我們兩個〝失和〞?好媳婦的形象呢?」扁著嘴,金鐘鉉仗著在自己家裡,不怕死黏著金基范直到他們兩人都在沙發上坐下,還是緊緊的靠在一起。



「…媽,妳和爸在一起的時候有他們這麼黏嗎?」叉了一塊蘋果,金鐘鉉的姊姊看著弟弟和情人甜蜜蜜的依偎在沙發上,突然轉向始終帶著笑看著自己兒子幸福表情的母親。

「…那時候?沒有哎…」想了一下,金鐘鉉的母親原來的笑意突然漾上一點神秘「那時候沒有那麼多時間,我還跑給他追呢!」

「Wow!」聞言,金鐘鉉立馬和金基范對視,下一秒就把下把抵在戀人肩上、雙手跟著緊緊地環上腰際「…這樣你就跑不掉了!呼…還好我們基范跑步不是很在行…」


「金、鐘、鉉!」彆扭的不知如何是好,金基范沒金鐘鉉那種厚臉皮,低著頭也掩不了精緻的臉蛋染上那抹淡淡的紅霞,總覺得這樣的動作在長輩面前這樣實在很失禮,尤其對方還是自己的…耶?

好看的鳳眼眨了兩下,金基范抬頭,視線有些小心翼翼的在金鐘鉉的母親、金鐘鉉、還有自己身上逡巡…金鐘鉉的母親是自己的…?

這會兒倒是忘了剛剛的不自在了。

「…是婆婆。」看出了單純的情人在想些什麼,金鐘鉉輕輕的在金基范耳畔呵氣,不意外的看到金基范下一秒注意到自己的失態,像隻受到驚嚇的小兔子又把頭低下來,不忘在金鐘鉉腿上狠狠拍了一把。


「鐘鉉,如果讓基范跑了你就算每天去大邱也要給我把他追回來!」金鐘鉉的母親瞇著那對和金鐘鉉一樣清澈的眼睛,認真地說。

「Wow!每天嗎?」故意假裝很懊惱、嫌棄路程太遠的表情,手卻把戀人在懷裡摟的死緊「是,我會的!嘻…」

「不過…媽,以前爸是這麼追妳的嗎?每天?」抬頭,金鐘鉉的大眼直直勾著自家母親瞧,金基范也因為好奇而抬起頭來。

金鐘鉉的母親是個看起來很年輕的女人,如果依金基范第一次見到她的印象,金基范一度曾以為她是金鐘鉉的姊姊,只是年紀相隔大一點點,直到金鐘鉉開口喊了她一聲媽…。

而值得慶幸的,是他母親的思想和她看起來的年紀一樣,開明的出乎意料,尤其是對他倆戀情的態度,不止祝福還有深深的支持。




「…幾乎。當然如果他加班就沒辦法…不過你爸當初真的是幾乎天天跨縣市來回找我。」她喝著泡好的綠茶,漂亮的眼睛轉了一下「…那時候我們也是在這裡認識的。」

「這裡?」出聲的,是金基范,因為看著金鐘鉉母親幸福的笑容出神而不自覺的脫口而出。

金鐘鉉對於戀人一反常態地出聲有點詫異。
因為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來自己家,但是金基范總是謹守著那麼一絲禮節劃開的界線,始終沒辦法和自己的家人像家人一樣侃侃而談…所以金基范這一出聲,讓金鐘鉉的心情大好。

「是啊在這裡。」金鐘鉉的母親笑了笑,看到兒子燦爛的笑容,她又何嘗不開心自己的〝媳婦〞終於不再戰戰兢兢地和自己開口,為了避免金基范有時間思考後又害臊,她馬上接了下去。

「可是媽妳以前不是說是在澡堂的販賣部認識的嗎?」和母親交換了一個會心的眼神,金鐘鉉也從記憶裡翻出母親和父親極少提過的戀愛史,以前無論他和姊姊怎麼好奇怎麼問,他倆總是笑著然後不講話,現在也剛好基范在,母親也有願意講的意思,他一定要問個水落石出。



金鐘鉉的母親喝了一口茶,思考了一下道「…哎,嚴格說起來是在這間房子認識的,而且交往之前我就回江源道了。」



金鐘鉉的記憶裡,曾聽母親提起過她和父親年輕時的事情,不外乎就是母親是唸商的,年輕時隻身一人來到首爾,先在澡堂的販賣部當會計、後來因為朋友介紹一躍到了百貨公司的專櫃專門算帳、然後在澡堂工作時認識父親,最後奉女成婚才有他們。

關於父親的部份,他只知道父親是釜山人,年輕時是跟著姑丈來首爾工作、還有爺爺奶奶雖然過的不算富裕,卻也貸款給他在首爾買了一棟透天的房子。
貸款的部份聽說在姊姊出生前還是姊姊出生後沒多久就靠父親自己的事業還清了。

但無論何者,她可從沒提過他們是在這間自己從小長大的房子認識的!
而且那個年代,沒有交往前怎麼可能同居?

金鐘鉉太瞭解自己的父母親,儘管他們都是不古板也可以用不拘小節來形容的人,可他們絕對不可能做出婚前同居這種事,在男女之間的觀念在那個年代可沒有二十幾年後的現在這樣。



接到兒子還有女兒投來懷疑的目光、還有〝兒媳婦〞疑惑的表情,她笑了笑。


『…那時候我在澡堂工作,是看過你爸,但是不認識。』

『因為在那裡下班都是凌晨一兩點,回租屋處又太晚…』

『最後輾轉在朋友介紹下去百貨公司作專櫃的結帳…嚴格說起來,你爸是和我一個朋友比較熟,之前也在澡堂工作的朋友,她和你爸比較熟。』


『那時候租房子的,和房東住在一起,是四個姊妹,姊姊嫁出去後就空了一間房租我。』

『那裡離澡堂比較近,有時候我朋友會因為下班太晚就來和我一起睡,因為她住太遠了。』

『會和你爸認識…是因為房東突然說要搬家。』

她說著,然後看看孩子們又看看日曆『…沒記錯的話,應該是端午節,那天我剛好回江源道。』

『其實她們是之前就有說要搬家,但是一直沒有給我明確的時間,我也沒想到那麼突然。』

『那天房東打電話來說當晚一定要搬走,我還想說完了搬不完是一回事,但要搬去哪?』


『那時候我已經在百貨公司工作了,不過在澡堂工作的朋友還有和我來往…』

『她知道你爸只有自己住,就說不然和她去告訴他,讓我向他租吧!』

『然後她每天晚上會來和我過夜,不會讓我們孤男寡女待一間房子。』

『我住好像是三樓…鐘鉉你那個房間。那時候你爸每天下班幾乎都在澡堂待到很晚才回來』


『不過這樣的日子持續到我朋友交了男朋友之後,她就跑去和她男朋友住。』

『不久你爸也被公司調派到國外去,然後當他人在國外卻表明想追我的時候…』

『剛好藉著你阿姨要嫁了的藉口我就跑回江源道了!』



時針和分針分別在十二和十一,客廳剩下金鐘鉉百無聊賴地轉著電視,心不在焉的程度讓已經從浴室出來看著他同一台已經轉過第三遍的金基范終於出聲制止「想什麼呢?」

他說,擦著自己的頭髮坐到金鐘鉉身畔。


金鐘鉉換了一只手拿搖控器,另一只手伸過沙發搭在金基范的肩膀上。
「我在想媽怎麼不講完,她連開始都還沒講到,我真的暪好奇的…而且基范你知道嗎?媽她有一個盒子,裝了很多信,那是我還很小看不懂字的時候看到過的…不知道是不是爸?」

金基范好笑的看著他,眼前這個苦惱的像是討不到糖吃的孩子,竟是自己的男人?

「你不好奇嗎?」對於好奇心旺盛的金基范,今天一反常態的冷靜沒有附和,金鐘鉉疑惑的看著情人。


不想,金基范連想都沒想就搖搖頭…「…我只要知道媽沒有忘記就好了。那對他們來說一定是很珍貴的回憶,因為他們現在依然在一起。媽在說的表情很幸福。」

「可是我還是想知道…」鼓著嘴,金基范說的沒有錯,但是金鐘鉉還是止不住自己的好奇心「那是他們的愛情故事耶!」

「…鐘」輕輕地往後靠躺在金鐘鉉的手臂上,金基范慵懶地開口,一點點傲嬌。

「怎麼了?」聽在金鐘鉉耳裡,那是金基范另類的撒嬌,假裝的高傲和不屑,很可愛。


「…二十年以後,你還有辦法像媽一樣說著我們之間的事給佑根聽嗎?如果問的話。」彷彿閉上眼就能出現那個畫面,金基范很感謝因為節目錄製的關係,讓他們有了鄭佑根這樣一個兒子,不然…或許今晚在金鐘鉉家記憶的天倫,在未來會因為沒有孩子而變成一種幸福的遺憾吧…

但是還好,還好在還沒相愛前他們就都有了鄭佑根這麼一個可愛的兒子。


金鐘鉉溫柔的笑了,即使闔上眼的金基范沒有看見…
「…傻瓜…」



「二十年也好、三十年也好,我一定會牢牢記得的,在我身邊最珍貴的你,是怎麼被我追到的,我們的愛情故事。」



















-------------------------------------------------------------------------
我現在才知道為什麼我總是感覺到自己很幸福,
因為你們的幸福滿滿,滿到可以灌蓋我…
讓我像李珍基一樣,因為是在這樣子的養份之下長大,
所以也有滿滿的溫暖和幸福可以分給每個認識我的人。

我愛妳/你。

110326 JongSyi
  單篇小品★。╮ | 留言:0 | 引用:0 |
<<李珍基我說不可以!【鉉溫】 | 主頁 | 安全距離【民K】>>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