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Nee☆。╮

The SHINeeWorld

你的男人【鉉溫】



   『…每次上節目,你最少談到的好像就是珍基哥,在你眼裡他是什麼樣的人呢?』

   『唔麥克風和攝影機關了吧?』




天還未破曉,而東方的曙光將原來漆黑的夜幕染成一片藍紫色迷離的天空。
李珍基怕吵醒身後大床上還在睡的男人,兀自載起耳機專注地望著螢幕裡朋友特別為他寄來的DVD,是到了後期極少出席電台錄製的鐘鉉在錄製節束後私下和主持人的對話。

畫面裡金鐘鉉煞有其事地檢察著麥克風和攝影機的模樣,讓李珍基的唇畔勾起了一抹輕淺的笑。
--無論什麼事情,都認真看待的像個大男孩…十幾年來如一。



『…妳知道說的太多會說溜嘴的。』他吐了吐舌頭『…我不像基范那麼敏銳,可以在電台和公開場合裡向泰民甜蜜的告白,用完美的包裝不至於引起大家的反彈。』



如果李珍基沒有錯過,那麼他想他看到了金鐘鉉在說這句話時明亮星眸裡的黯淡…



『…這樣啊…』

『…我也很想像基范對泰民一樣,給珍基浪漫的告白讓大家見證…但是我好像沒有那個能力,只能給他一點驚喜在我們之間的生活裡。』

『可是你很愛他。像基范和珉豪對泰民一樣?』

『嗯啊。』



李珍基一直都知道,金鐘鉉的話很珍貴、比任何肢體接觸都還要來得珍貴。
鐘鉉不是一個多話的人。

他喜歡肌膚之親、喜歡做些有的沒的浪漫或不浪漫的小事、喜歡BoBo、喜歡把他丟到床上亂七八糟的吻他然後把他的衣服捌掉丟在床下、惡質一點的時候逕說些下流低級的話弄的他不知所措,當然也那些話依然不多。

知道的人或許很少,畢竟鐘鉉看起來是那麼耀眼陽光,但是他並不擅於表達…言語上。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妳問那麼多幹麻?』金鐘鉉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卻笑的像是偷了魚吃的貓,一雙大眼睛明亮了起來『很八卦哦!』

『想要知道嘛…』

『大概是練習生的時候就開始了吧?老套又庸俗的愛情…妳是不是偷偷這麼想?』

『是有點老套不過很浪漫啊!』

『…妳真的是這麼想的嗎?』



「從練習生的時候開始?!…」令人詫異的自白讓李珍基驚訝的差點喊出聲來,下一秒馬上捂住了自己的嘴,偷偷回頭瞄了床上一眼,才怕把寫歌到深夜戀人吵醒「呼…」

…還好沒有。

只是,怎麼會是從練習生的時候開始…?
2010年10月那件事…

搖了搖頭,李珍基默默的嘆了口氣…那是一件他說服自己不要去想的事。



『我真的是這麼想,但是浪漫也很現實,如果是從練習生開始,1027事件怎麼算?』

『呀妳這是故意和我翻舊帳嗎?從剛認識沒多久妳有機會就說這事兒。』

『想當初我也是用眼淚祝福你的人之一…珍基哥那時候也是用眼淚灌蓋你的嗎?』

『…他才又不像女人會哭哭啼啼。』

『喂!!眼淚是很珍貴的好嗎?!』

『…是吧!我想珍基哥的眼淚對我來說真的很珍貴。』



金鐘鉉的眼神,柔情似水。



『那他有沒有?』

對於她的追問,金鐘鉉笑了笑,唇畔的弧度不是輕挑而是一種美好『…雖然我沒有見到,但是我想有吧。』

『你竟然捨得?』

『…因為那個時候,連我自己都在騙自己不可以愛他。』



輕輕一懾,這些是李珍基從未聽過金鐘鉉的自白。

金鐘鉉戳了戳麥克風、又把視線調向攝影機,挑了挑眉…
顯然是在看到底它們關了沒有。



『那年Lucifer的後繼曲Hello之後,就像基范公開說過的那是一首告白的歌,是我對哥、還有基范珉豪對泰民的心意。』

『李秀滿老師那時候有在臆測我們五人之間的關係,沒想到卻被金敏英老師先發現了。』

『因為我曾經在很多放送上說過我的理想型,所以表面上公司以與其他經紀公司互利為由,以藉此捧紅申世京先換取一個人情、私底下金敏英老師卻以交換她知道了我們五人之間的關係為交換的理由。』



李珍基在發抖,因為憤怒、因為這些事情他都不知道,鐘鉉竟然一個人扛起來?公司他們敬重的老師竟然這麼對待他們?!

李珍基的怒意是看似毫無波瀾的,因為他不想傷害到任何人自己卻糾結的難受。

螢幕裡金鐘鉉的眼神幽遠且深邃,也是平靜無波。



『…基范是一直以來唯一知道我對哥心意的人,那次事件他得知後先是不諒解的和我大吵一架、然後哭著說我未免也太傻,哥什麼都不知道,我也要他什麼都不要說。』

『為什麼不?』她問。李珍基能聽出她語氣裡的不滿。

『因為沒有必要。那是一場商業遊戲,哥的個性不能接受也不會接受,他知道了只會難受,比起來或者我有更名正言順的理由可以順利成章這種事情。』

『那你的愛情呢?』

『SHINeeWorld是哥的夢想,這個夢想承載不起這份愛情的重量。那時候我是這麼想的。』



李珍基看到她的表情,他想自己現在的表情一定和螢幕裡的她一樣,錯愕卻沉默。



『所以我假裝自己不愛他、假裝自己真的愛申世京。』

『世京也只是他們公司的一顆棋子,但她是一個好女孩,也許因為愛我所以縱容著我對她的傷害,好比明明在她身邊想的卻是另一個人。』

『持續了三年的表面戀情終於告吹,是她的勇氣決定放過她自己也放過我,而我對她與她青春在我的自私裡流逝的虧疚,把我推向了哥守候多年的愛情。』



滑鼠的遊標移去將視頻關起,李珍基感覺到熟悉的氣息環上自己分不清為何而顫抖的身體,金鐘鉉初醒略低的體溫從身後貼了上來「…我就知道她只關了放送的系統。」

他說,清晨的嗓音帶著一點沙啞低沉。

「…什麼時候醒的?」他抑著聲音問。

「…大概,在你聽到練習生的時候吧…」金鐘鉉笑了笑,在李珍基臉頰上吻了一下,下一秒就把人從椅子上拉起後雙雙倒在床上,緊緊的抱著他不再說話。


分手那天世京雖然笑著對他說再見,美麗的眼框卻盈著堅強的淚水。
那晚回宿舍,不喝酒的他買了很多很多的燒酒,除了知道內情的金基范以外,所有的人都誤以為他是因為失戀了太傷心而籍酒澆愁…

他只是覺得對不起她、他只是懊惱對李珍基的情感依然無法表達。


那晚李珍基就坐在他對面,在餐桌前靜靜的看著他喝完一瓶又一瓶的燒酒。
然後替他收拾酒瓶,一句話也沒說。


直到醉意朦朧,他好像倒在桌上,恍惚間溫熱的體溫向自己靠近,扶著他進房替他換過衣服蓋上被子的同時,那個總在午夜夢迴時響起、自己熟悉眷戀了近十年來溫潤的嗓音,像是終於找到鑰匙的鎖,一句話就讓自己壓抑多年的情感如同天雷勾動地火般付諸的行動,一發不可收拾…



…鐘啊,希望你知道,無論發生什麼事,哥永遠永遠都在你身後陪著你的…





















螢幕桌面那張兩人合照的照片一隅,靜靜地躺著一個視頻的檔案:謝謝你的愛






110502 JongSyi熙ˇˇ

  短篇合集★。╮ | 留言:0 | 引用:0 |
<<我的男人【鉉溫】 | 主頁 | 該怎麼愛你【All鉉】>>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 主頁 |